一个专注于产粮,写文的lofter主。
催稿专用群:322706231(Occamyの银蛋壳)
微博:三蛇_立夏时节
欢迎勾搭。

逆水寒ol—惊梦【八十六】

  
  为了庆贺结拜,顾惜朝说什么都要去买件东西送我做信礼。我对这种东西是一点都不懂,只觉得会让好不容易站稳脚跟的顾惜朝再破费了会很不好。况且顾惜朝也没少送我东西,兰花,乐谱、还有……

  我忽然笑了起来。

  顾惜朝还在想送什么东西合适,忽然瞧见我在笑,问:“容儿,你笑什么?”

  我笑道:“好像每次和惜朝哥哥出来,别的吃的没有,就只会给我买包子。”

  顾惜朝笑了一阵,忽然沉默了下来。

  我以为是自己说错了什么话,不安的问:“惜朝哥哥,我是不是冒犯到你了?”

  顾惜朝道:“没有,我只是有些惭愧。”

  “惭愧?”

  我不解。

  顾惜朝道:“我来汴京时日已久,现如今...

 

逆水寒ol—惊梦【八十五】

  
  古代逛街和现代逛街感觉也没多大差别,买买买和吃吃吃,外带一个喝喝喝。顾惜朝惊讶于我吃了一路都不见饱的,结果碰上什么好吃的东西他还特别喜欢买下来看着我吃。

  我吐槽他这是在喂猪,顾惜朝还一本正经的说哪儿有我这么好看的猪,如果有,那就是头猪妖。

  气的我没话说。

  去西街的成衣铺子之前顾惜朝有事要去一趟太学馆,本意是想先找个茶铺什么的地方让我歇歇脚,等他办完事情之后再回来找我。没成想我对太学馆这种地方比他的兴趣还要大,嚷着要跟他去。

  “容儿,你这都走了一路了,我实在不放心你跟着。”顾惜朝劝我道,为难的看着我。“我只是去去就回,马上就回来了。你在这儿喝会儿茶等着,好吗?”...

 

我又没杀别人,我杀的是我妈。

学校不可能不让我回去上学吧?


12岁的小吴不解的说道。

 

逆水寒ol—惊梦【八十四】

  八十四
  无情听完四个剑童、追命、铁手七嘴八舌的转述之后,原本就不好看的脸色变得更不好看了。可是再不好看的脸色和扭曲的五官,嵌在这样一张比漂亮的女人还要好看容颜之上,也是美的赏心悦目。

  追命表示女孩子家都比较矜持,让无情这个做大师兄的再主动点。再说了那个顾小兄弟长得也不赖还装了一肚子墨水,这么下去我这个小师妹迟早要被他给拿下了。

  不仅拿下,说不定还会搞出个私奔戏码诸如此类。

  铁手对于追命的说法虽然不是很赞同,但是他也表示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。他非常理性的分析了一下现在双方的局势问题,得出的结论是我有至少有八成的可能性会和顾惜朝好上。

  四个小孩看着无情越来越没表情的面...

 

“你的衣襟还留有长安的月痕,那捣砧声,却不必捎给阶下的梧桐听。洲渚之上,白马入芦花,野翁焚金簿楮钱以送神。妇人手提莲灯,蓼风卷袖,裙裾翩旋。泊岸青舫中,旅客剖食肥蟹,佐以姜汁梅醋,兼行令取乐;案上银盘盛放香橼、木瓜、佛手柑,聊作清供。秋山侵帘,万树成衰。你我闲坐西楼,谈起江湖旧事,流水十年间。话说尽后,便浮大白,拟把疏狂,图一醉。醒时唯有荒城叠鼓,岭云连海绿。待我抖落满身缁尘,觅石径缓缓而归,想来你也轻衫瘦马,远在斜阳之外了罢。”

——转自友人微博。粟冰箱变成白风筝飘走了

 

逆水寒ol—惊梦【八十三】

 
  我与顾惜朝在偏厅用餐,厨房里也是按照两餐制没怎么准备中午的饭菜。平日里无情他们一旦办起案子几天几天的不回家,就只有我住进来之后才开始准备了多一点的菜式。

  我去到厨房,灶上只有个烧水的小丫头和一个做厨余的帮工。

  这么冷的天,我搓了搓手。

  吃火锅!

  几个下人搭起了炉子,架起了锅。烧好了汤汁洗干净了菜,我和顾惜朝两人围着火炉一边吃火锅一边讨论着。我双眼不便,有个叫小菊的丫头在身边帮忙。说实在的,大冬天吃火锅实在是太舒服了,尤其是围着热腾腾的炉子听着锅子里煮出咕嘟咕嘟的声音,闻着煮熟的菜肴散发出来的香味,舌头上的每个味蕾都被调动了。

  趁着烫呼呼的熟菜一口吃进嘴里,一...

 

逆水寒ol—惊梦【八十二】

  
  跑到花园之后过了好一会儿,我才发现这把琴很沉,抱得我胳膊都已经累得抬不起来了。顾惜朝找了一处避风又雅致的地方,面对面摆好两把琴。我倒是很想吐槽这座府邸庭院哪里有不好看,哪里不雅致的地方了。

  我回忆着以前在书上读过的一些内容,不知不觉又想起了过去的一些时光和生活。

  顾惜朝见我在发呆,碰了我的肩膀。我回头,他道:“好了。”

  “抱歉,我有些走神了。”

  扶着栏杆走到石凳之前坐下,我伸手摸着面前的琴,试着拨出一点声音。顾惜朝绕道我身后,握住了我的手指,摁在琴弦上。

  “古琴很讲究指法,右手分为抹、挑、勾、剔……左手则是……”

  他用心的讲,手把手的教我如何抹弦,勾...

 

逆水寒ol—惊梦【八十一】


  我在大门口等着顾惜朝,停了风雪,倒也不是很冷。

  坪中离大门不是很远,隔着照壁能听见四个剑童的练剑声。大抵银剑刚刚一番话触怒了无情,其他三个算了连带,叶告的大嗓门里满都是抱怨。

  罚一个不成其他人也跟着倒霉,无情还真是不偏心。

  宋代的空气比现代来说舒服多了,一下雪虽然有些冷,但比起夏天或者秋天因干燥而扬起的尘土,带一点湿润让整个肺部都轻松了许多。

  无情的小楼前种了梅树,神侯府上的小花园里也种了梅树。还不止一株,是许多株。淡淡的梅香就好比是姑娘的手,时不时在鼻尖出勾一下,勾一下的,叫人捉也捉不到,摸也摸不着。

  痒痒的慌。

  我嗅着梅香,有些浮躁的心慢慢开始沉淀。...

 

逆水寒ol—惊梦【八十】

  
  打了招呼道了早安,我不见叶问舟,便问道:“师兄呢?他回三清山了?”

  无情道:“世叔要他去办事了,过几天就回来。”

  “哦……”我又问:“那给师父那边送信过去了吗?”

  “世叔经常让问舟帮忙,即便是他不回去,三清山那边也有雪青在。”无情道,“你在担心什么?”

  我笑了笑,摇了摇头。

  “说起来……你们的案子办完了?今天一大早都跑到我这儿来,想干嘛啊?”

  追命呵呵笑了两声,道:“我嘛,自然是惦记着小师妹的一手妙曲仙音了!至于二哥和大师兄为何前来,得问他们。”

  我翻了个白眼,道:“去去去,你那肚子里的三两黄汤四斤佳酿得让李师师的琵琶配呢。我这钢琴和你那不搭调...

 

逆水寒ol—惊梦【七十九】

  
  “姐姐,姐姐!”

  “起床了!”

  “这都太阳晒屁股了,高姐姐,高姐姐!你今天的早课还上不上啦?”

  “啊——!”

  睡得正沉,就听见金剑他们这四个小孩儿左一言右一句的摇着我的手臂,喊我起床。末了齐刷刷的尖叫起来了,叫的像个被人掐住了脖子的鸡崽子。

  吵得我一阵头疼。

  撑着胳膊坐起来,冷风从窗户里吹进来,我打了个哆嗦。打了个哈欠,我揉揉眼睛。

  “几点了?”

  银剑突地一下骇白了脸,小心翼翼的问:“高姐姐,你听得出我是谁不?”

  我又打了个哈欠,摸着床边的衣服穿上。

  “银儿啊……哈啊……困死了。”系好了带子,我打着哆嗦。“能不能把窗户关上啊,...

 

逆水寒ol—惊梦【七十八】

  
  诸葛神侯下朝回到神侯府,已是黄昏时分。

  洗完澡之后吃饭时,我困得连眼睛都睁不开,结果还是叶问舟背着我回房睡觉。等诸葛神侯回来,听完无情铁手等人的汇报,再提出去看我的时候,我早已经睡的天昏地暗不知东南西北了。

  叶问舟叫我不醒,只好代我向诸葛神侯拜见。

  “赖神医已予信中言明一切,三清山之中所发生之事我的确始料未及。倒是你,可还过得去?”

  诸葛神侯问道。

  叶问舟明白诸葛神侯是在关心他,先是点了点头,后又摇了摇头。

  点头是想说自己明白其中意思,摇头是说他也不清楚能不能算过得去。诸葛神侯看出了叶问舟的心思,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  “情之一字最是难以捉摸,为之伤...

 

© 璋器 | Powered by LOFTER